欢迎来到中华论文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论文 > 美学论文 >

美学论文:评述斯特曼的身体美学实践

发布时间:2021-02-13
这里是中华论文网小编整理的一篇美学论文的范例,如果您需要美学毕业论文,美学期刊论文,美学课题论文的代写服务,请联系我们网站上面的二维码联系我们。10年的成功经验,万千案例,值得信赖。

一、身体美学的理论必需

 

  理查·舒斯特曼2012年出版身体美学文集《经过身体考虑》,收入归在“身体存在、学问与教学”、“身体美学、美学与文化”、“艺术与生活艺术”三个栏目下的14篇文章。《导论》局部作者开篇便说,身体美学最初被视为美学的一个分支,而美学则被以为是哲学的分支,在他的适用主义努力下,可见出它其实是左右开弓,旨在重新构架传统美学,进而哲学。但是经过这些年的開拓,身体美学自身曾经成为了一门真正的跨学科工程,不同范畴的优秀专家各持己见、各行其道,然究竟是异曲同工,在共襄盛举。至于身体美学如何重组它本来所从属的美学和哲学,舒斯特曼的回答是,艺术总是以它丰厚的理性维度来感动我们,哪个理论家能疏忽以下事实呢,绘画和雕塑难道不是专注于美轮美奂的身体方式,同时艺术作品的胜利,难道不是首先取决于身体上的努力和技巧吗?但是哲学美学在审美观赏中,大都避而不谈身体感官的直接反响,仅仅把身体看作艺术表现的物理对象,或者地道视其为艺术消费的工具。舒斯特曼发现,18世纪鲍姆加敦创建美学学科,固然将它定义为理性认知的完善,但是身体在其中并没有位置。康德运用“兴趣判别”、“快感”这类语词描绘审美鉴赏,似乎是有所进步,可是康德美学的“先验根底”里,同样基本就没有身体的位置。

 

  身体美学由是观之,舒斯特曼指出,便是回归感知、认识和情感的中心问题,这也是“审美”(aesthetic)及其反义词“麻醉”(anaesthetic)这两个语词的本来意义所涉。它不再拘囿于言语哲学和形而上学、不再孜孜以求定义形形色色的艺术本体论,而是讨论心灵哲学的新方向,由此不光关于美学,关于哲学也将意味着一场反动:

 

  除了重新定位美学讨论的方向,身体美学有意在更为普遍的意义上来改动哲学。经过规划身体锻炼,将理论与理论组合进来,它在坚持社会向善的适用主义角度来对待哲学,复兴古代的哲学观念,即视其为一种具象化的生活方式,而不只仅是一个笼统理论的语词范畴。1

 

  问题是,哲学历来被以为是笼统取义的第一哲学,往常呼吁哲学拥抱具象,岂不背叛它的天性?事实上这也是身体美学为当今主流剖析哲学有所不屑的主要缘由。对此舒斯特曼的解释是,所谓哲学具象化,其根本前提是丢弃形而上学道路,认真对待物理身体在人类经历和学问中的价值维度。对此他以为梅洛—庞蒂的现象学便是表率,盖因而一现象学中,身体方式成为一个中心视野,不但构造了哲学体系,而且焕然就是具有知觉、学问和目的的熟能生巧主体性,它同样是相助一臂之力组构了世界,而不只仅是世界当中的生理对象。

 

  舒斯特曼以为身体美学背后这个具象化哲学的根底概念,是古已有之。诸如西塞罗、斯多阿学派和蒙田等等先贤,都有过相关表述。如塞内加说,哲学家几凡关怀言辞胜过关怀生活,无异于文法家和数学家,“由于他们教诲我们如何争辩,而不是如何生活”2。故而哲学以“幸福状态为其目的”。3蒙田《论儿童教育》中则说,哲学由是观之,其高于其他一切学问的价值,在于它是“一切学问中最有价值的学问,美妙生活的学问。”又说,“我们的义务是结构性格,而构思书本……我们巨大辉煌的经典,就是堂堂正正地生活。”4所以不奇异,依据第欧根尼·拉尔修的记载,古代述而不作,以身作则的巨大哲人,绝非只要苏格拉底。这个生活哲学的传统,舒斯特曼以为是长入了现代社会,事必躬亲体验华尔腾湖畔隐居的梭罗,就是例子。

 

  但是舒斯特曼声明他的身体美学有别于以梅洛·庞蒂为代表的身表现象学。据他本人阐明,这一差别至少表如今一下三个方面:

 

  其一,我不是在试图提醒某个所谓原生的、根底的、普遍性的具象认识,(用梅洛·庞蒂的话说)它是一切时期和文化中“永久不变、一劳永逸给定的”、“人所皆知”的,而是坚持身体认识总是为文化所营造,故而接纳了不同文化中(或者同一文化中的不同主体立场)的不同方式。其二,身体美学不只旨在描绘形形色色为文化所营造的身体认识方式和身体理论形式,而且努力于改善它们。其三,为使改善实在可行,身体美学也包括身体锻炼的理论操作,而不只仅流连于哲学话语。5

 

  舒斯特曼的这个鼎力标举理论的身体美学立场,无论如何是值得注重的。它意味着身体美学不会满足于哲学剖析的纸上谈兵,即使我们身体的感知、行动和思想,是如何细致入微地录入了文本。身体必需走出学院,付诸理论,方能是其所是。

 

  舒斯特曼自己在世界各地主执为期长长短短的身体修炼工作坊,以身作则,事必躬亲践行他的身体美学理念。《经过身体考虑》中作者曾经提到他日后有进一步动作的“金衣人历险记”,这一段个中甘辛一言难尽的共同阅历,能够说是以往一切倡导身体和愿望研讨的哲学和美学家所不具备的,是以不只具有理论层面的临床意义,同样具有理论层面的哲学意义。舒斯特曼自己2016年出版《金衣人历险记》(TheAdventuresofTheManinGold),可谓提供了一个可谓系统的来龙去脉记载。这本舒斯特曼提供文字、法国摄影艺术家扬·托马提供图片的小书系在巴黎出版,书的标题让我们想起《汤姆历险记》《哈克历险记》《丁丁历险记》,事实上作者也有意一反学院派的套路,有意出一本图文并茂的畅销书,即使它不过是幼年幻想的一个还愿也罢。

 

  二、“金衣人”的降生

 

  “金衣人”何许人也?顺着他降生以来的故事脉络,一段哲学家的行为艺术,以及这阅历反过来引发的返璞归真哲学考虑,开端展露真容。据舒斯特曼自己交代,“金衣人”出生在2010年的一个夏日,巴黎近郊的洛雅蒙(Royaument)修道院。这个地点舒斯特曼后来是不断引为骄傲的。法国的修道院当年比比皆是、多不胜数。但是像洛雅蒙这样的湖畔皇家修道院,历经近千年沧桑完好保管下来的,终究是屈指可数。细数起来,路易九世是它的父亲,路易十三和黎塞留是它的常客,大反动之后,虽一度变身棉纺厂和女修道院,然终而1960年代为洛雅蒙基金收买,成为著名国际的文化中心。不只如此,洛雅蒙还是大巴黎地域迄今保管最为完好的西都会(Cistercian)修院。西都会是中世纪最森严的苦修主义教派,视世间一切荣华为昙花一现,唯供僧侣们青灯孤影,冥想上帝。上帝或许不会想到,欧洲大陆哲学和英美哲学的第一次联席会议,就是在这个古老修院里召开的。

 

  就在2010年的一个夏日,舒斯特曼通知读者,他与他的法国朋友,灯光艺术家扬·托马(YannToma)不期而遇在洛雅蒙。扬照例摆出相机和灯光设备,有意给自称为游牧哲学家的舒斯特曼,拍摄行为艺术照片。不过这一次的阅历有点特别,由于它见证了金衣人的降生。对此舒斯特曼自己的描绘是:

 

  我目击了舒斯特曼运用他第一人称的权威声音,将这第一次降生经过发布于世。第一人称在以下叙说中将持续下去,由于他作为这篇文章的作者,同这个新奇变身故事的当下叙事人,可能是同为一人。

 

  我本来想穿本人衣服拍照,可是扬别有所思。他拖出个塑料袋,拎出件金光闪闪的紧身衣,叫我穿进去。他解释说,那是1970年代的演出服,是他爹妈的,他们当年可是巴黎国度芭蕾舞团的明星。那个周末,我面临的第一个艺术应战,便是钻进这套紧身服里去。我心理上的障碍不可思议,要我这60岁的哲学家身体,亮相在这弹眼落睛、本来是为年轻舞蹈家柔软躯体设计的紧身衣里面,鼓鼓囊囊赘肉毕现,委实犯难。更不说生理上面,尺寸也明显对不上号。我倒是希望这套演出服穿不进去。可是马上如释重负,见到扬大喜过望的表情,原来它竟然合身。1

 

  由此可见,“金衣人”原来是哲学家自己的变身故事。上文中的“我”是又不是舒斯特曼,很显然这里首先遭遇到身份认同的问题。依照舒斯特曼的解释,“金衣人”同样是又不是舒斯特曼自己。如他所言,在洛亚蒙这个中世纪修道院里,艺术家扬将一个普普统统的中年哲学家,变成了一件金光闪闪的艺术作品,即使鲜有人会崇拜它的美丽。

 

  就这样,舒斯特曼这位是时年届60的哲学家,硬着头皮钻进了昔年青春靓丽芭蕾舞演员的紧身衣。他倒希望穿不进去来着,宁可前功尽弃。可是没预想恰恰合身。黑漆漆的厢房里,配合灯光,摆拍过几个姿态之后,舒斯特曼发现紧身衣内的自我开端变异。他不复满足听人摆布,盼望同哲学家自己一样来闯荡大千世界。就在次日午后,洛雅蒙的周末午餐上,闪亮退场的舒斯特曼赢得女主人一声惊呼:L’hommeenOr(金衣人)!作为哲学家舒斯特曼的另一个身份,金衣人遂此降生。

 

  《金衣人历险记》的副标题是《艺术与生活之间的道路》。“道路”是复数,可见艺术与生活之间,本来是有许多道路可供我们选择。金衣人的变身阅历,不过是其中的一个选择而已。该书还有个后来添补的序文,是为金衣人从巴黎到纽约,后来又到丹麦一路历险的一个哲学阐明。序文说,这部图文并茂的历险记,交错着一位西方哲学家细致入微的流水叙事,还有金衣人自己非同寻常的天国视野,更有中国道家哲学的无名玄妙。特别是这个近似走火入魔的故事,除了身体美学的理论层面之必需,还触及到作者自己2009年的婚姻变故。舒斯特曼这样描绘了本人的这段阅历:那是一个浪漫的下午,夕阳西下,我诱人的女伴坦率通知我,固然她崇拜我的美学胜过当代任何一种其他学问,但是这当中缺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艺术家的视角。我供认她说得有理。但是我哪里寻觅艺术家的视角呢?她杏眼淘气地闪了一下,递给我相机,解开白衬衣,仰面躺在床上,酥胸半露。我难得摆弄相机,都没来得及调好设置,匆匆拍了几个视频片段。她给我指出了许多缺陷,也褒扬了不少粗心大意的优点,然后选了一段,上传到我的电脑里。这段视频过后我便忘到无影无踪,直到数个星期之后,我的妻子一如我经常鼓舞她的那样,来用我的电脑,偶尔发现了这些视频。1

 

  结果便是哲学家本来良好的第二段婚姻开端走向终结。关于他在纽约长大的这位日裔前妻,舒斯特曼显然是心存愧疚的。金衣人的降生由是观之,它是适用主义哲学走向生活哲学的尝试、身体美学同行为艺术的联姻,同样也不失为哲学家自己生平缺憾的一个补偿。这或答应以答复事关金衣人身世的一个关键问题:身体美学如何用于当代艺术?对此舒斯特曼称他的答复通常是,身体,以及它的觉得、动量和情感资源,是我们发明和观赏艺术作品的媒介,所以事必躬亲,有助于促生更好的审美经历。但是艺术家一定以为然。艺术家希望理论能够详细地应用到当代艺术创作理论上去。舒斯特曼的金衣人变身,这样来看,就不光是行为艺术的身体美学演绎了。

 

  舒斯特曼自己在他2000年出版的文集《生活即审美》(Performinglive:AestheticAlternativefortheEndsofArt)中,曾鼎力呼吁在当代新媒体文化中。充沛注重身体的反动意义,他说:

 

  在我们新的媒体时期,一个最让人吃惊的言行一致现象是对身体的突出关注。当长途通讯使身体的在场变得不再必要的时分,当媒体的身体结构和整形的电子人手术等新技术应战真是身体确实存在的时分,我们的文化却仿佛越来越注重身体,对肉体顶礼膜拜,而这在过去是给予了其他受尊崇的神秘事物的。2

 

  过去顶礼膜拜的是神学和哲学。是不奇异,舒斯特曼接着说,当今后现代都市文化中,健身房和休閑中心很大水平上替代了教堂和博物馆,成为更受欢送的自我塑造场所。舒斯特曼的这个观念使人想起他的适用主义哲学晚辈理查·罗蒂。罗蒂2000年发表的文章《救赎谬误的衰落和文学文化的兴起》中,还在赞扬文学替代牧师,以至哲学家,每到时期处在濒临失望的危机关头,是诗人和小说家挺身而出,给我们指明道路。世纪之交文学实践上早已边缘化,但是一直坚持剖析哲学名分的罗蒂,给予的解释是文学文化并不专指高雅文学自身,也包括电影、电视等等一应群众文化方式,由于它们都是想象力的产物。比拟来看舒斯特曼的身体美学,它宣称健身房、休闲中心,包括他本人的美体工作坊,不但替代了牧师,进而哲学家,也替代了文学文化的重整江山努力。从媒体到身体的重心转移,由于成为当地社会一个最是意味深长的现象。

 

  如前所述,舒斯特曼以为身体美学有三个分支。第一个分支是剖析身体美学。这是剖析哲学的传统,努力于描绘身体感知与理论的根本性质,以及它在既往学问中的作用。它包括本体论和认识论中的身体问题,也包括以福柯为标识的社会政治学探求,以至,梅洛-庞蒂现象学中的心—身关系的哲学讨论。简言之,它是关于身体问题的理论描绘。第二个分支是适用主义身体美学,努力于身体状态的美化和进步,及其相关剖析。诸如饮食、服饰、舞蹈、瑜伽、按摩、健美,以至施虐/受虐等等不一而足。进而又两分作外观身体美学方式与经历身体美学方式,先者注重身体的外观效果,如美容理论;后者注重身体的体验认识,如禅定和费尔登克来斯肢体放松法(Feldenkraismethod),等等。总体来看,这一层面也还属于描绘性质。

 

  最后是操演的(performative)的理论层面身体美学。舒斯特曼指出,适用主义身体美学的外观/经历两分尤有缺乏,需求引入更注重理论层面的“操演”范畴,它不是制相关身体的文本,以至也不是那些提供身体关心的适用主义项目,而是事必躬亲介入此种关心,以冥想式的、严厉锻炼的、近乎苛求的肉体理论,指向身体从外部形态到内在体验,再到操演层面的全面完善。舒斯特曼强调这个维度的身体美学无关言辞,而关乎行动,故最容易被学院派身体美学家所疏忽,换言之,传统哲学家谈身体美学是光说不练,一味留恋直接对话逻各斯,而不屑于身体的实践操演。“因而,身体练习的详细活动,必需被命名为身体美学至关重要的理论分支,被设想为一个触及肉身化自我关心的综合性哲学学科。”1

 

  在这个框架中来看舒斯特曼的金衣人行为艺术理论,应无疑问是属于身体美学在他自己看来多被无视的第三个层面。2017年5月,确认我接下《金衣人历险记》的中文翻译,舒斯特曼异常快乐。在复旦光华楼的咖啡厅里,夜色覆盖着宏大的玻璃穹顶,哲学家娓娓谈起了他的小王子幻想,坦言每个成年人都有过小王子的童话阅历。小王子长大,就成了安徒生。这也是他2013年访学丹麦奥尔堡大学之际,邀来扬·托马,再度演绎金衣人故事的缘由。进而视之,小王子还有另一层含义,舒斯特曼希望他的这部新作,不复是高头讲章、高屋建瓴、高瞻远瞩,反之能够深化到日常生活的阅读层面上去,成为众所周知的提高读本,就像当年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那样。确实,当今行为艺术竞新斗奇、斑驳陆离,可是功成名就的哲学家降尊纡贵,在持续有年的行为艺术里叙写另一种身份认同,在舒斯特曼这部《金衣人历险记》之前,还未见先例。

 

  三、身体认识

 

  舒斯特曼在2008年出版的《身体认识》一书中,对“身体美学”有一个词源阐明,强调身体美学关注的身体,不是单纯的肉体,而是作为情感主体的血肉之躯,同时既言美学,所关注的不光是自我身体的塑造,一样还有别人和世界的美。他说:

 

  身体美学(somaesthetics)这个术语中的“soma”,是指一个鲜活灵动、感知敏锐的身体,而不是哪个能够避开生命和觉得的单纯生理身体,“aesthetic”则具有双重角色,一是强调身体的感知功用(其具象化的意向性与身/心二元论适成对照),即确立人们的自我作风,又观赏其他自我和事物的审美特质。2

 

  这或答应视为一个防御性的身体美学阐明。事实上舒斯特曼充沛认识到他的身体美学理论可能遭遇和曾经遭遇的重重阻力,如他所言,今日文化中身体认识早已过犹不及,我们废寝忘食在追求我们的美妙外貌、体形、体重和体魄,以及时髦把戏不时创新装扮本人,有此必要再来推进哪一种身体认识,以至确立为一门学科吗?进而言之,今天我们对四周自然环境、社会环境、道德环境的相关经历曾经顾不暇接,还有必要分出我们曾经是不堪重负的有限精神,来研究我们本人的身体经历吗?而且即使不加任何深思、没有任何理论指导,我们的身体还不是一如既往运作良好?要之,顺其自然岂不更好?

 

  但是身体美学中的“身体”,终将证明它不但事关肉体,而且同样包括肉体。关于以上问题,舒斯特曼的回答是,身体构成我们身份认同和中心和根底局部,构成我们介入世界的第一视野及模态,而且经过建构需求、习气、兴味、快感和才能,进而决议着我们立足其上的目的与办法选择,即使这选择经常是在无认识中发作。这样来看,這一过程自然也包括了肉体生活的建构,固然它绝不是传统哲学心物二元论中的肉体。所以:

 

  假设用胡塞尔的话说,“身体是……一切感知的媒介”,那么身体认识就必然需求认真扶植,以便不只进步我们的敏锐感知、享用它所提供的满足乐趣,而且直接诉诸哲学的中心律令“认识本人”,苏格拉底从德尔菲神庙的阿波罗祭坛上将它采用过来,由此开启并激起了他开辟性的哲学探求。1

 

  胡塞尔的语录出自他1913年出版的《关于地道现象学与现象学哲学的观念》。舒斯特曼援用此言,意在阐明身体不光是世界中作为认知对象的客体,同样还是体验此一世界的主体。明白这一点,关于了解舒斯特曼自己的身体美学理论,至为重要。

 

  回过头来再看金衣人的行为艺术理论,我们发现事实上金衣人从降生之初,一路命途就不乏坎坷落魄。依据舒斯特曼的交代,间隔洛亚蒙修道院见证他的降生缺乏一月,就碰了第一个钉子。事情缘起于纽约拉瓜迪亚机场的一场不测风云,当时他跟9岁的女儿准备登机飞往蒙特利尔,两人在候机厅里挑选扬发过来的洛亚蒙原始文件。忽然之间一个满脸凶相的女安保官员迎面过来,命令他立刻关闭笔记本电脑,不得给孩子看色情照片。即使哲学家解释这是艺术,不是色情,也是徒然。对方以至要挟说,假使不将这些东西马上肃清掉,她就拘捕他。最开放的纽约尚且如此,遑论其他中央?对此舒斯特曼不胜慨叹:

 

  假设纽约人都以为金衣人在引发色情,那在远要激进的人群当中,他岂不更是要险象环生?因着我同他的密切关系,我本人岂不也岌岌可危?我得在不否认我们之间密切纽带的同时,强调我本人与金衣人是有所不同的。在以后有关金衣人的一切影片里,我名字因而给撤下片名,以标明金衣人的故事就是金衣人的故事,哪怕是理查·舒斯特曼的名字不得不呈现在节目前后字幕中的哪一个方位里。金衣人没有身份证,他也没有国籍。既然是我们这个星球上的乌有之乡公民,某种水平上说,他满能够被视为一个外星人。

 

  這段慨叹是十分个人化的,也是极有哲学意味的。很显然舒斯特曼更愿意,事实上也是不得不跟他扮演的金衣人角色拉开一段间隔,这不只是如他所言,担忧跟金衣人过度严密的关系,会影响他的哲学家名誉以及家庭生活,更意在叙写一段乌托邦中的成人童话,即使它以小王子命名也好,或者以安徒生命名也好。由此金衣人被表征为我们这个星球上的乌有乡公民,一方面如饥似渴向往爱和美,一方面恶言秽语遭遇下来,宛若惊弓之鸟,稍有风吹草动,便落荒而逃。金衣人变身之余的性格张力,于此亦可见一斑。

 

  舒斯特曼的身体美学一样见出一种奇妙张力。一方面,舒斯特曼自以为是秉承了尼采的传统。收入《生活即审美》的《身体美学和身体/媒体问题》一文中,舒斯特曼大量援用尼采《权利意志》中的文字,以为尼采推翻了柏拉图,以身体为一切价值的源泉和动身点,不只为人提供了对世界的根本时空视界,而且还提供了追求愉悦、权利和生活改善的根本动力,进而追求学问的进一步动力。故此,一切德行都有生理的条件;道德判别不过是生理安康或病变的病症;灵魂既不是也不应该是身体活动的主人,由于认识不过是身体的附带产物。3舒斯特曼以为尼采这里是在为今日的个体代言,由于今日世界正在变本加厉被媒体重构和解构。柏拉图视身体为深陷于七情六欲中的无法负担,但是今天身体却似乎要比我们所阅历的世界其他局部更稳定、更耐久也更真实。事实上媒体对系统信息的超载曾经无法控制,由此构成宏大的向心力,将认识投入令人头晕目眩的、毫不连接的碎片信息大潮里。唯有身体,焕然成为一个有机中心,将万事万物靠拢到一体,是为比拟媒体字节编织的碎片时间更为耐久的有机存在。身体由此呈现为我们最深入的和最直接的所是,构成当今世俗社会普遍认识的重要局部。

 

  但是另一方面,身体认识同当今世俗社会普遍认识,其实并不如鱼得水融合无间。金衣人世俗社会里经常是落荒而逃的历险记,便是生动例子。就这一方面来说,身体认识更多结缘痛苦的经历。《身体认识》序文中舒斯特曼引《罗马书》中圣保罗的话:“我也晓得,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7:18)”,指出宣扬身体认识,已成众矢之的,不但认知、道德和心理学,以至哲学也断定它险象环生。如康德自己固然对饮食和漫步极有考究,也坚决反对修炼打坐一类身体内省,以为易招致抑郁症和其他疾病。福柯也是例子。在舒斯特曼看来,福柯是身体美学三个层面上最好的理论家,福柯追求身体官能的超强度刺激,以此来冲击制度和理性的压榨。但是物极必反,久而久之,不但快感阈限无量升高,以至关于知性美的感受力,也无可救药愈见愚钝。所以说到底,身体认识包括肉体,也包括肉体;包括理论,也包括理论。就此而言,《身体认识》“导论”局部开宗明义一段话,能够视为一个概括:

 

  本书探求身体认识的各种方式和层面,以及20世纪哲学尝试在我们经历中解释身体角色时,触及到的形形色色问题和理论,同时也呼吁在理论和理论两个方面,更多关注身体认识。我以强化的身体认识为案例,不光是反驳反对此种认识的盛行哲学观念,而且勾勒一个系统的哲学框架,经过它来更好地组合,故而也更有效地成就身体认识、身体培育和身体了解的各种形式。1

 

  由此可见,身体认识究竟是有形而上的层面,非单纯为愿望张目可予蔽之。所以不奇异,舒斯特曼的金衣人历险记,最终是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一位丹麦艺术家的工作坊里,以金衣人与一尊被哲学家命名为“圆满”的少女雕像之间一段柏拉图式的爱情,画上了句号。舒斯特曼这样描绘金衣人同圆满的不朽情缘:

 

  他最终找到了她,就在走道止境左近,那几排幽暗的行列里。一如他的想象,她身体不高,小巧玲珑,乳房坚硬。她的裸体姿势自信十足,可是也分发出谦卑的魅力。她为本人那种端庄娴雅的美感到骄傲,任由它放射出高雅节制的光荣。这光荣降服了金衣人,他诚惶诚恐,想溜之大吉,好不容易定住脚步,更想一步冲到她身边,又是好不容易收住脚步。他闭上双眼……以至在将她拥入怀中之前,她的美早就降服他啦。2

 

  依据舒斯特曼的记叙,此时摄影师扬都特意隔开间隔候在一边,给这对正在紧紧相拥的恋人留出安静私密空间来享用这欣喜若狂时辰。好一阵扬才回过神来,架好三脚架,举起摄影灯,手舞足蹈打出不同灯光效果,于刹那间固定永久。《金衣人历险记》的封面上,刊出的就是这一巧妙时辰:身着芭蕾紧身衣的舒斯特曼温情脉脉相拥低他半首的圆满,鼻尖正对雕像额头,两人一为俯视,一为仰视,惊为天合。金衣人极是怜香惜肉的神色,圆满似乎通体熄灭,又满是敬慕的姿势,可谓哲学联姻艺术的绝妙写照。

 

  舒斯特曼留恋道家哲学,并引老子“牝常以静胜牡”一语来概括金衣人同圆满的收官之作。《金衣人历险记》中作者先后五次援用《老子》,契入叙说契机,令成身体美学理论来源之一脉。如卷首言及金衣人身世信息,便引老子“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潜伏玄机,称假使有时分金衣人经过舒斯特曼发表意见,后者也无意将他的思想诉诸文字,而且力不从心。是以舒斯特曼自称敬重中国这位大音希声的哲学家,宁可借出本人无言的躯体,来给金衣人提供便当以作肢体交流,强似他的哲学代言人绞尽脑汁,而且言词究竟惨白。舒斯特曼的这段似乎是独钟缄默的收场白,应是言中了哲学面对行为有所不能的困顿。可是反过来看,哲学的有所不能,何曾不是在它如鱼得水的无所不能言语中,得到了最为明晰的表达。身体美学的理论与理论之辨,或许亦可作如是观。

 

  作者:陆扬

  此美学论文出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于1 -2个工作日内删除。国内最权威美学论文代写机构,无数成功案例,欢迎品鉴。

上一篇:美学论文:浅谈礼品瓷艺术的美学价值

下一篇:美学论文:探析智能纺织品与服装课程建设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