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华论文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学论文 > 国际法论文 >

法学硕士:剖析沿海国在争议海域执法中使用武力行为的国际法

发布时间:2021-06-15

这里是中华论文网小编整理的一篇法学硕士论文的范例,如果您需要法学毕业论文,法学期刊论文,法学课题论文的代写服务,请联系我们网站上面的二维码联系我们。10年的成功经验,万千案例,值得信赖。

摘要:海上执法武力和国际法所制止的武力的区别是复杂的,而当强迫行为发作在争议海域时,执法武力与国际关系中制止的武力之辨别是沿海国遇到的难题之一。关于争议海域执法武力运用的问题尚没有明白的国际法规则,但是局部国际理论曾经对这个问题有了初步的讨论。目前,我国与周边国度在相关海域有着复杂的主权争议。因而,明白在争议海域执法行为的合法性根据,防止执法中违背相关的国际法规则关于我国海洋次序的维护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争议海域;海上执法;武力运用

 

  中图分类号:D993.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6916(2020)19-0093-03

 

  海上执法运用武力与《结合国宪章》(以下称《宪章》)所制止的武力之间的区别是判别一国海上强迫行为合法性的基本根据,但二者之间的辨别也是相当复杂的。当海洋划界争议悬而未决时,争议海域执法中的武力运用将会惹起更大的海上抵触。目前,我国周边海域与其他沿海国有着复杂的管辖权纠葛,局部国度在争议海域动作频频,如何确保我国海上执法特别是在争议海域执法的合法性关于我国海洋次序的维护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目前,虽已有对海上执法中的武力运用问题的研讨,也有关于争议海域执法、军事行动的问题研讨,但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下,争议海域执法活动中的武力运用的合法性照旧是值得探求的话题。

 

  一、海上执法运用武力的合法性来源

 

  (一)国际条约对执法武力合法性的规则

 

  《结合国海洋法条约》(以下称《条约》)没有明白肯定海上执法运用武力的合法性,但其中的局部条款对执法武力持肯定的态度。例如《条约》允许沿海国在一定区域内对外国船舶停止紧追。《条约》第七十三条规则了沿海国在专属经济区可采取登临、检查、拘捕等强迫行为。《条约》对沿海国在海上执法中施行紧追、登临、检查、拘捕等行为的答应,均暗示了沿海国在海上执法过程中运用武力的合法性。另外,作为《条约》重要补充协议的《执行<结合国海洋法条约>有关养护管理跨界鱼类种群和高度洄游鱼类种群的规则的协议》规则检查员在必要条件下能够运用必要水平的武力。《遏止危及海上飞行平安非法行为条约》2005议定书中也有相似的规则,但所运用的武力要以最小水平为限。1979年《执法人员行为守则》和1990年《执法人员运用武力和火器的根本准绳》明白允许各国海上执法人员能够在一定条件下运用武力。以上条约的相关规则均表现出国际条约允许沿海国在海上执法中运用合理的武力。

 

  (二)局部国内立法允许海上执法武力

 

  各沿海国海上执法相关的立法普通均允许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合法运用武力。例如美国《美国法典》第十四篇允许美海岸警卫队为保证其执法目的的完成而运用武力;《关于俄罗斯大陆架的联邦法律》第四十三条规则联邦执行机关的军舰和飞机能够在海上执法中运用武力,但是规则了运用武力的前提条件;《加拿大沿海渔业维护法》第十九节规则在平安间隔内停止一次以上的正告后能够运用武力;我国2007年公布的《公安机关海上执法工作规则》第九条规则公安边防海警能够运用警械和武器。

 

  (三)国际案例理论对海上执法运用武力合法性的肯定

 

  一些国际案例的判决也标明,沿海国在海上执法中运用契合条件的武力是合法的。1933年“孤单号案”的结合委员会声称:沿海国能够“为完成登临、检查、拘留和将嫌疑船只带回港口之目的,运用必要且合理的武力”;国际法院在1995年“渔业管辖权案”中以为:“依据对执行养护和管理概念的‘正常和合理的’解释,出于这些目的的登临、检查、拘捕和最低限度地运用武力的手腕都被涵盖在这一概念之内”;1962年“红十字军战士号案”的调查委员会,1999年“赛加号”的国际海洋法法庭以及“圭亚那诉苏里南案”的海洋法法庭也认可沿海国执法人员执法中能够运用武力,但是要有一定的限度请求。

 

  由此可见,海上执法中合法运用武力曾经构成《国际法规约》第三十八条所规则的国际习气。以上国际组织条约的规则、各国国内法规则以及国际理论中的状况证明,其具备了“国度理论”和“法律确信”两个要素。

 

  二、执法中的武力与国际法制止的武力之辨别要件

 

  《宪章》规则:“各会员国在其国际关系上不得运用要挟或武力、或以与结合国目标不符之任何其他办法,损害任何会员国或国度之领土完好或政治独立。”《条约》规则:“缔约国在依据本条约行使其权益和实行其义务时,应不对任何国度的领土完好或政治独立停止任何武力要挟或运用武力,或以任何其他与《宪章》所载国际法准绳不符的方式停止武力要挟或运用武力。”固然上文剖析海上执法运用合法武力是国际法所允许的,但是沿海国在海上执法过程中运用武力与《宪章》及《条约》上所制止的武力是完整不同的。

 

  (一)行动的基本目的

 

  依据对沿海国海上执法权的来源剖析可知,其执法活动必需根据国际法有效的管辖权和本人国内法。因而,沿海国为了行使其管辖权、确保其国内法的有效施行而采取的强迫行为都应当被以为是执法活动。但是需求留意的是,即便沿海国的强迫行动所根据的国内法不契合《条约》的规则,也不会改动行动的性质,判别的关键依然是行动能否是為了施行其国内法。例如在“赛加号”案中,几内亚巡查艇根据《几内亚海关法》的规则从其专属经济区开端对邮轮“赛加号”停止紧追并在塞拉利昂专属经济区内将其拘捕。固然依照《条约》的规则,沿海国的管制行为至远能够延伸到毗邻区以及专属经济区内的人工岛屿、设备和构造,而《几内亚海关法》规则能够在专属经济区的一切海域内对外国船舶停止紧追。国际海洋法法庭裁定该强迫行动所根据的国内法违背了《条约》,几内亚行使紧追并没有合法的国际法根底,却没有将几内亚的行动视为运用国际关系中所制止的武力。

 

  在圭亚那诉苏里南案中,仲裁庭主要依据证人的证词判别苏里南行动的性质。依据石油平台钻机监视员的证言,苏里南海军发出的命令意义为:假如钻井平台及其援助船在12个小时内没有分开该地域,那么炮艇将不受限制地打击其钻井平台。苏里南提供了采矿法令作为其行动目的是维护执行国内法的证明,该法令第二款第六条规则:“未经答应从事采矿活动的人,可处以最高两年的监禁或最多10万苏里南盾的罚款。”但是由于模糊不清的正告,以及苏里南军方在行动中以为该国的主权遭到该案中钻井平台活动的要挟以及总统的亲密参与等缘由,仲裁庭认定苏里南的行动目的并非是为了执行其国内采矿法令,而是超越了单纯的海上执法性质的武力运用,该行动的性质更接近《宪章》规则的运用武力要挟。由此可见,在判别执法中的武力与国际法制止运用的武力时,行动的目的是重要的判别规范。在对行动目的停止调查的过程中,并不只仅是调查行动能否有法律根据,还会分离沿海国执法机关在执法过程中所表现出的执法目的来调查能否是为了维护其国内法。例如在本案中,苏里南海军命令的内容并没有表现武力运用是为了施行其国内采矿法令。

 

  (二)目的船只的法律位置

 

  如前文所述,固然在某些状况下允许对外国船舶行使执法权,但是国际法准绳上制止对非商业船只(包括军舰)行使执法权。这是由于执法是带有等级性质的行为,而主权国度不存在等级关系,因而在没有这种等级关系的状况下,对具有主权位置的船只的行动不能被视为具有执法性质。当被攻击的船舶是沿海国执法权合法范围之外时,那么应当严厉根据《宪章》第二条第四款以及《条约》第三百零一条评价运用武力的状况。从判例和国度理论剖析这一问题,美国普韦布洛号案(U.S.Pueblo)就是一个触及外国公共船只被捕的事情,该事情中美国不承受朝鲜自卫的主张,并以为劫持外国战舰或对其停止其他攻击是国际法所不允许的风险和寻衅行为。很明显,对“主权”船只诉诸武力显然超出了国度警察权利的范围,也超出了普通公认的警务目的。要留意的是,不能由此推出针对国外商业船舶的武力行为一定不属于《宪章》所制止的武力行为。

 

  三、争议海域海上执法中运用武力的特殊性

 

  合法行使海上执法权的前提是有一个合法的管辖权根底,那么在管辖权尚不明晰的争议海域停止执法并运用武力,能否是契合国际法允许的海上执法武力?笔者以为执法海域的管辖权争议能够作为一个影响判别的要素,但不能够得出“在争议海域执法运用武力违背战争处理国际争端的国际法准绳”之结论。

 

  (一)执法武力与国际法所制止的武力性质不同

 

  从行为实质上来说,执法活动所运用的武力,与《宪章》所制止的武力并不相同,因而不能由于短少管辖权影响对武力性质的判别。执法武力是一种警察武力,其目的是为了执行其国内法,维护国内次序;而《宪章》所制止的武力是国际关系中为了维护国度主权平安所施行的武力。另外,执法武力的合法性来自于国度管辖权,国际关系制止运用的武力的合法性主要来源是国度自卫权以及安理睬的决议。当国度在争议区域不具备管辖权时,能够以为该执法武力不具有合法性,但是并不因而影响其武力的性质。假如仅由于执法区域为争议海域则将其定义为在国际关系中运用武力,那么将会得出执法武力是《宪章》所制止武力的例外状况的结论,这显然是不契合《宪章》中对制止运用武力之例外的规则的。

 

  (二)相关判决对争议海域武力运用的合法性考量

 

  分离国际理论对海上执法武力合法性的判别能够看出,执法行动的地点并不对判别起到决议性的作用。例如在西班牙诉加拿大渔业管辖权案中,西班牙在口头诉状中特别强調了管辖权根底作为行使执法行为的条件,以为加拿大对公海上的西班牙船只运用武力属于制止运用武力的范畴。但是法院没有检查加拿大的武力行为所根据的国内法的合法性,而直接确认了加拿大所运用的武力是执法中的武力。在圭亚那诉苏里南案中,固然法院认定苏里南的行为是运用国际法制止的武力相要挟,但是其理由并不是完整由于苏里南在两国争议海域运用武力,而是经过各项证据认定苏里南的执法目的超越了海上执法性质。以上案例也反映出沿海国度在有争议的海域对国外船舶,包括争议另一方国度船舶停止执法活动是很正常的。但是,在这种状况下从执法事情晋级至武装抵触的可能性将会高很多,而且执法武力与双方运用国际法所制止的武力之间的界线可能会变得十分含糊,虽然如此,强迫行动的性质并不直接取决于执法海域能否为争议海域。

 

  四、总结

 

  海上执法行动能够运用合法武力在国际条约、沿海国国内法以及国际理论上均被认可,而如何断定海上执法中的武力与国际关系中制止运用的武力依然需求分离事实停止相当复杂的考量,其中最关键的要素是行动的法律根底与目的。而在争议海域,执法武力的运用将带来愈加复杂的状况。由于争议海域管辖权的不肯定性,沿海国停止海上执法短少合法的管辖权根底,但是并不会基本性地决议沿海国海上行动的性质。无论是从理论还是从国际审讯理论,在争议海域停止执法活动并运用合理的武力并不会违背制止运用武力准绳。管辖权的含糊可能成为执法武力能否合法、能否合限度的判别要素之一,但不能成为判别武力能否被国际法所制止的决议要素。

法学硕士论文出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于1 -2个工作日内删除。国内最权威法学论文代写机构,无数成功案例,欢迎品鉴。

上一篇:法学硕士:分析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的国际法问题

下一篇:法学硕士:分析“一带一路”视野下国际法教学改革

相关标签: